​​——星星——

每当本喵抬头仰望星空总会纠结一个问题:究竟是地域的问题还是年龄的问题,为何本喵抬头看夜空只看到飞机的身影?那么多星星都跑哪儿去了?

小喵,难道不是因为你近视看不见星星吗?

胡说,北极星都看得见,大星星就一颗呀。本喵想坐在海边看星星,最好能吃点什么,当然要是有只狐狸陪着那就更好了……

小喵,难道你就没怀疑自己连北极星都看不见吗?很可能那还是飞机……

——失眠——

不知道是本喵长大了的原因,还是当我发现自己被困在森林里,各种问题接踵而至,一开始我并没有觉得怎样,可当梦境的次数越来越多,当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是这幅模样,而后脑袋里装着装着就溢出来的东西了,再然后本喵我就失眠了……

小喵,你脑袋里多出来的是水还是浆糊?

本喵咬你哦,这不废话嘛,都有好不好,不然怎么会甩不掉!

所以这是没得救了……

怎么可能,作为一只心怀大海的喵来说,失眠就失眠呗,日子还得过不是,要放轻松。

那你是怎么治失眠的?

躺着呗,闭着眼总比睁着眼睛好受些。

小喵,他们说少想些有的没的就好。

你是在逗本喵吗?失眠不就是装太多东西,装东西不就是因为失眠。

那数羊数水饺呢?

还有听音乐看书呢,本喵作为一名失眠了许多年的喵喵,我也只能对新入伙的小伙们说一句:看开点哈,你的人生除了失眠还会有其它的难受事等着咧,总之好自为之吧……

——信仰——

关于信仰,本喵觉得每只小动物都会有信仰,不管是信仰神,还是信仰佛,或者所谓的无神论者,庆幸的是这世界存在求同存异,正是因为这些信仰使得我们的生活丰富了起来。

小喵,你想表达什么?

本喵觉得有信仰是件好事,希望大家都能怀着不去害人的心。坚持自己的信仰给世界带来美好。

说到美好,本喵想到了那些坏动物,本喵真的很伤心,他们把本喵的善心偷走了,连着对其他小动物的信任也一并顺走。可是……即便如此,本喵也从未想要去欺骗其他小动物。本喵觉得既然善心被别人拿走了,希望它不是消失了,而是流转到其他人手里,一直一直流传下去……

愿我们都能被人温柔以待。

——收集美好——

最近本喵的朋友要准备结婚了,本喵非常高兴。

又不是你你激动什么?

虽然不是本喵,但本喵最喜欢看这些开心的事情,好像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撒花……

小喵,前几天看微博发现你现在的症状就跟博主说的一样。

是什么?

大意就是年纪大了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抵抗力,而且越来越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o⊙)…你的意思是说本喵很老了……

我什么也没说……

——喝中药——

喵喵最近一直在喝中药,凡是喝过的伙伴们一定知道,这个是超级难喝的东西,但是效果嘛对本喵来说还不错哦。

本喵我要说的是关于喝中药的一件事情,有朋友告诉喵喵如何熬药,要喵喵把药分3次喝。我昨天问了老中医伯伯,是喝2次还是3次,你们猜到底几次呀?

老中医伯伯说都可以,只不过分3次怕你会喝怕……怕……喵喵我当时就觉得好正确哦。

这个梗好笑吗?

难道不好笑?本喵觉得很开心呀,不要喝那么多次,为什么不笑呢……

呵呵……

——喵喵随笔——

今天天气很好,但是喵喵我还是喜欢宅在家里。因为出去好累呀,想想喵喵以前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炎炎夏日,我都风雨无阻的跑去和小伙伴玩耍,每次都是恋恋不舍地回家。

现在,究竟是喵喵变了还是距离被拉长了?我竟连出门拿个快递都觉得累……

——一件可怕的事——

本喵突然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竟然会时不时想找小哈聊天……太可怕了,本喵决定一天不理小哈看看。

好像小喵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

什么?那你昨天为什么不拉住我,我昨天又跟小哈聊了好久,害他又要加班了……

小喵你说的对,确实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好像本喵只要手头没有事情,就想找小哈,阿……抓狂!本喵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我要找点事情做才行,恩!

几分钟后……

小哈那么忙都在做什么呢?他停下来的时候有没有想我咧?会不会等下他就来找我了?他找我我要怎么办,今天说好了不理他了……

小喵,你不是说要找事情做吗?

你没看见本喵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吗!

好像没有……

本喵我一直在等小哈来找我呀。

我怎么觉得看见了一只胡思乱想正在发情的母猫……

都快中午了,小哈怎么还没有来找我?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o⊙)…

——食物——

今早去吃早餐,本喵发现了一件事,感觉自己真的长大了不少。以前要是发现自己吃的东西不合胃口,本喵会立马闹脾气。现在不会了,眉头都不皱一下地啃完,连渣都不剩。

你是有多饿呀小喵……

倒不是饿的问题,而是本喵会跟自己说:这是我点的,我花钱了,不吃就滚……不过通常我会忍着把它吃完,谁让本喵长大了呢。

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没有生气的对象……

——喵喵随笔——

本喵最近突然怀疑心脏的位置?心脏到底在左边还是右边?本喵去查了一下,度娘说一般人的心脏在胸腔中部偏左。可是本喵看到感人的故事,右边会有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为什么?本喵问度娘,它也不知道哦。你知道吗?

你的问题很奇怪,我也不知道……

——关于小哈——

最近本喵脑子好像短路了,不知道说什么?

那你都在干什么?

嗯……本喵都在跟小哈聊天,(*^__^*) 嘻嘻……

都聊什么?

很多,从生活芝麻绿豆的事情,再到思想观念的问题,聊了一堆发现小哈和我非常像,我们的很多想法一致,害怕也都一样,对未来的期望也十分接近。但是本喵开始疑惑了,我和小哈究竟是更倾向于知己,还是各自苦苦等候的人?

小喵,你会不会想太多?

本喵也很疑惑,就好像在这森林里,突然找到一个同类,但你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把你当成同类。

你说你在害怕什么,他也在害怕。你们之间就跟照镜子,好像是同一个人却又不是,可能有时候明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如你所想。

照镜子?本喵不认同,本喵觉得我跟小哈,就是大海里遇到的小生物,我抱着我的浮萍,他守着他的树根,我们漂呀漂了很久,突然有一天遇到了各自……

小哈:嗨!真巧你也在这海里呀。

喵喵:嗨,是呀。

小哈:我看了很久,发现你一直抱着那根浮萍,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和你打声招呼。

喵喵:哦,你挺有意思的,你从哪里来?

小哈:从一片森林里。

喵喵:我也在那里。你为什么来这里?

小哈:我待的圈子太小了,身边的朋友都找到伴,我不想听从父母的意愿,可能年龄也到了,我也想找个伴,所以出来看看。

喵喵:好巧,我也是。不过我不着急,我有一生的时间去寻一个可以和我聊得来的伴。我可不希望找个来气自己,那样还不如单着呢。

小哈:是的,我就是想找个聊得来的,不然也不会一直拖着。

……

小喵,你到底想说什么?纯粹是来气我的吧。

没有( ⊙ o ⊙ )!本喵只是疑惑呀,想问问你,这样两个很像的小动物,该生活在一起还是说……我们是失散多年的知己?

你想多了,你问问你自己你一开始的目的是冲着知己去的吗?就算你同意了,人家有心思当你的知己吗?何况我看小喵你的性格,好像是不存在蓝颜知己的样子。最后,你觉得你和小哈会在一起?

喵!咬你哦,本喵我至少还肯迈开腿奔向未来,哪像你只躲在城市里一门不出二门不迈。

你没资格说我,没有我哪来得你的今天。

来呀,打一架,谁输谁是小狗。

幼稚!

——和小哈聊天——

我有多期待爱情,就有多害怕婚姻……

和小哈聊天,他给他的朋友当假男友,虽说本喵我看过不少这样的新闻,但从身边听到不免有些吃惊。

本喵不能评论什么,因为我还没有到那种地步,而且本喵本身的性格就决定了我与他们遇到同件事情的反应会有所不同。当然他们本身也并没有错。

本喵上回和家人暂时达成了一致,但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我持续的单身里继续被打破,本喵不知道会不会和她一样找个熟人来欺骗家人,可本喵觉得现在不会就够了。

再来说说本喵和小哈,总是差了一点,我觉得我们缺一个契机。小哈说他信命,我也有些。我们之所以去问佛,是心中有惑,可能有的时候答案已经在心中,却差一个勇气去实践。

本喵是觉得小哈不错,以后会是个好老公,但本喵和小哈还隔着屏幕。对,是隔着屏幕,所以我们还差了些勇气。

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披着皮在屏幕前伪装,还是在屏幕前脱下了所有伪装。还有一丝顾虑,使得我们迟迟不肯再迈出一步。

莫尔曾说过:

爱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在等一个人主动靠近你,而那个人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消磨殆尽了所有的勇气。一个等,一个懒,谁都不曾主动靠近对方。爱情……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交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等的人竟然会在时光旅途里,丢掉了朝我靠近的勇气。他连一步都不想迈出,同我一起画地为牢。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乖乖的待着,他终究会找来的。这确实震撼了我,一瞬间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又好像迷惘了什么。 ​​​​

我想我不应该在待着自己的堡垒里,等着他像王子般拿着剑拯救我。既然他无法前来,那么我就应该出去寻找,或许我能在半路上遇到,或许我们在某个街角错过。但我相信对的人终究会遇到,可能花的时间长了点,可能走的弯路多了点。若是命运安排了我们相遇,那一定会遇到的;若是没有,我顶多死在不停寻找的路上,而不是空空如也的堡垒里,哀怨地望着门外。

所以本喵才开始在这片虚拟的汪洋里,寻找那个属于我的小狐狸。但我迈出了腿,却不知道谁才是我的小狐狸。每当这个时候,本喵我就愚昧的希望能去求神问签,可是又觉得应该顺其自然。唉,本喵好像很容易疑惑。

——喵喵问答——

喵喵:莫尔,这个片森林里,我会找到那个属于我的小狐狸吗?

莫尔:小喵,《小王子》你看过吗?

喵喵:看过,那里也有只狐狸,可我觉得那是小王子的狐狸,而我的狐狸是我的狐狸和小王子的不同。

莫尔:书里有段话,我很喜欢“狐狸说:‘对我而言,你只不过是个小男骇,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只不过是只狐狸,就跟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然而,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宇宙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喵喵:恩……不懂,和我问的有关联吗?

莫尔:小喵,小王子遇到狐狸,是小王子一开始就知道的吗?

喵喵:好像不是,他的旅程是充满未知的。

莫尔:你知道你的答案了吗?

喵喵:好像知道,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莫尔:谁都是这样的。我们害怕,其实不是害怕结果会怎样,而是害怕过程,害怕付出了所有而换来的结果,不是自己一开始所想要的。但结局不过是这件事情的时间轴上的一个节点,往往是过程连成了线,也是它构成了我们的回忆。可如果因为我们都害怕,害怕付出,害怕跨越界限,害怕这害怕那,那么你与你的小狐狸能遇到的概率从万分之一,变成了万万分之一。

你问的你会不会遇到你的小狐狸,就像是问我创造者把一组玩偶分别丢进大海的某处,看他们会不会找到彼此,但创造者不会只丢一组玩偶,往往是一堆丢进大海里,而且没有所谓的绝对。就像狐狸说的,如果小王子驯养了它,他们的关系才会变得不同,而如果小王子只是遇到了狐狸而没有驯养它,那并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是在彼此的生命里闪过而已。

那么小喵,你知道该怎样做了吗?

喵喵:我想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有的时候忘了,在等待……噢不,是在寻觅我的小狐狸的路上,我常常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站在茫茫的人群里,会开始害怕起来,会止不住地哭泣,这个时候特别想:如果他能来接我该有多好。在哭之前我跟自己说如果他能来,我一定会一眼就认出他的,可是哭完后我却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究竟在等什么人。

莫尔:小喵,“只有用心灵才能看得清事物本质, 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如果你害怕失去,可能就跟我一样一直困在一座城里,等一场永远也不会停的雨停。

喵喵:是的,我比你勇敢。我在寻找我的小狐狸,我很乖,我也很坏……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