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很久以前的一个早上,无意间惊醒,脑海中有一个迷糊的梦,这个梦很遥远,却又很真实。当未来的某一天,你偶然间一瞥记忆,拾起这个梦的碎片,拼装而又不得,你开始怀疑此刻的真实性。最近刚在国内上映的日本动画《海兽之子》,给我的感觉便是如此。

 

动画《海兽之子》由五十岚大介原作漫画同名改编,由曾任电影《哆啦A梦大雄的恐龙》《哆啦A梦 大雄与绿巨人传》等作品的渡边步监督制作。渡边早在接到《海兽之子》这份工作之前就是五十岚大介的忠实读者,当他得知《海兽之子》要动画化时也为之一惊。

哆啦A梦 大雄的恐龙哆啦A梦 大雄的恐龙

不是直接给出单一的结果或结论,而是希望将其作品的深奥交给读者、观众自行解读。刺激读者的好奇心,来感受“生命的伟大”,这也是五十岚作品共通的主题。除了主题之外,渡边感受到五十岚作品的另一大魅力就是他那能够贯通五感的画力。渡边称赞,像五十岚这样画技精湛写出深度的作家寥落星辰。

——摘自知乎

 

没有看过五十岚的漫画,但是这次动画的制作水平着实惊艳:日本动画一贯精致的画风;久石让大师的配乐,米律玄师演唱的片尾曲;出色的技术——前面的两个3D镜头神似《千与千寻》中白龙拉着千寻穿过花田的场景,几个转场配合音乐也是相当的漂亮。在渡边监督下,这部动画的表现力确是“贯通五感”。

千寻被白龙拉着穿过花田千寻被白龙拉着穿过花田

不过这部作品也注定是部小众片,含糊的剧情把它的评分拉下一大截。观影中途,前面的老哥头靠旁边的椅背,貌似闭目养神良久。影片结束,好几个观众都在嘀咕没看懂。不过有默契的是,大家都等“放映结束”的提示音响起,才起身离开。一方面,你可以说这是“希望将其作品的深奥交给读者、观众自行解读”;另一方面,“不被群众的审美接受的作品就不是好作品”、“没有好剧情的作品不是好作品”。

 

神奇的是,《海兽之子》含糊的剧情却给我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感。可以预期,未来的某天,当这部作品逐渐被我淡忘时,它会悄然浮现在我的梦中,给我玄妙之感。换言之,那时的我记不起它的剧情,但可以体会到很久以前的感受。

庄生晓梦迷蝴蝶庄生晓梦迷蝴蝶

在《乌合之众》这本书中,作者认为人是无意识人格(潜意识/共性)加上有意识人格(意识/个性)的集合,而无意识人格是海面下的冰山,决定了人们的共性。(这是不可知论,我不敢苟同。)我感觉《海兽之子》中对于生命的描述隐隐显露出这丝踪迹,这也在某种意义上使其给人“庄生晓梦迷蝴蝶”之感:毕竟梦是无意识决定的。

 

《海兽之子》曾在2019年获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提名,我想这也是一种认可。另外我看见有很多电影爱好者都觉得这部作品和《2001年太空漫游》(科幻神作)很像,可以作为一点启发。有空的朋友不妨一看。​​​​